墨御

爱的越深,虐的越狠

【巍生面】浮生巍见(4)

碎碎念,距离上次更新貌似已经过去好久了。这张本来打算开车来着,但是许久未开车技生疏了,等我再练练,回来带你们上太空

 

 

双鬼王合集《半缘》预售最后八天,没有买的小伙伴尽快呦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走链接

1500粉点梗

emmm……咋这么快就1500粉了,入坑之日仿佛还历历在目啊。最近三次特别忙,坑也没填,一心想在坑底当咸鱼(ಡωಡ)hiahiahia
老规矩,1500粉点梗,选一两个心水的梗写短文,要是木有的话,直接开车行不行?

【巍生面】浮生巍见(3)

(3)

夜尊向来看人极准,可当跟着自己救起的“窝囊废”来到一家戏院门前时,自己心情莫名有些复杂。

“这就是你家?”本以为再怎么不济,顶着沈巍的那张脸的他,怎么说也该是一个人物,可这么一看,怕只是下贱的戏子。想到这,夜尊看人的眼神越发的有些难看……

从小浪迹在帮派之中,察言观色对于罗浮生来说再熟悉不过。即便是是背对着人,可从背后传来的那犹如针毡的感觉,还是让他产生了极度的不适,故而对于他的提问,他也只当做没听见。

不悦于自己的小奴隶对于自己不理不睬,可是身体里所剩无几黑能量让夜尊不由的掂量起,自己究竟值不值在这种小事上去惩罚。

“生哥!”戏院门前,几个穿着黑色马褂的年轻人四下不停张望着。远远看见人回来,便赶紧迎了上来:“生哥!你没事吧?!听说你被青帮的那群狗杂碎埋伏,兄弟们赶紧都去了,可怎么也没找着你人……”

“没事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罗浮生很是熟稔上手拍了拍肩,又揉了揉另一个青年的一头短发,笑得一脸没心没肺模样,“对了,都赶紧把弟兄们叫回来,别让洪帮那群杂碎看了笑话。”

“是是是,我这就去!”前去报信的小兄弟从夜尊身边跑过,仅是一眼,便被一头灰发一袭白袍的夜尊吸引去了目光:“生哥,这位是……”

“是……”被兄弟这么一问,罗浮生也愣了神,醒来这么久,他竟忘了问这“救命恩人”的名字,尴尬之余又不禁偷摸着看了夜尊一眼。

夜尊死懒是看到他那副神情,本不屑于回答这些蝼蚁的问题的他,竟开了自己尊口,连自己都觉得诧异:“夜尊。”

“喔!对对……叫夜尊……”扭头朝夜尊心虚的笑了笑,转头便又是一副大哥做派,“罗诚,给夜…夜先生安排个房间。”

“夜先生……”罗诚跟着罗浮生出生入死多年,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,可是偏偏在这位夜先生面前,却好似被一种强大气场压得抬不起头:“请随我来。”

夜尊似是警告的看了眼罗浮生,随即神情倨傲的跟随着罗诚离开。

“你最好别想耍花招。”

罗浮生半眯的眼盯着夜尊背影,脑海里响动着于他擦肩而过时,陡然出现在脑中的声音。

夜尊……你究竟是谁……

……

一切都回归了正轨,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。沈巍依旧当着他的大学教授,每天两点一线的往返在家与学校之间……

可是赵云澜看得出,沈巍变了。曾如星辰般明亮闪烁的眼眸,现如今只剩一派死寂。

“沈巍……”自从那天之后,沈巍便一直躲着他,或者说,在躲着他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。可当看着端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沈巍,一心想要劝解他的赵云澜突然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“赵云澜……夜尊没死……”像是溺水的人,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,沈巍死寂般的眼里终于闪动起一丝希望,“赵云澜……我弟弟他没死,我感受到他的能量波动了!”

“沈巍……”赵云澜只当是沈巍疯魔了,心里还在盘算着如何能不动声色的劝解一二,可这下一句话,让他不得不感到震惊:“沈巍,你这话是认真的吗?!那日的情况你也是看到的,他当着我们的面……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那日的一幕幕在沈巍脑海中反复回放,悔意像是一把钝刀,一点点凌迟他的身心,“我都知道……可是赵云澜,我能感觉得到,夜尊他没有死。”小心翼翼从公文包里取出了夜尊遗留下的面具,指腹细细揣摩过边缘,沈巍的眼神更为坚定:“夜尊若是真的湮灭在光柱之中,这个面具便绝不会存在……赵云澜,我把我弟弟弄丢了……我想接他回家,现在只有你能帮我。”

“沈巍……”看着如此这般的沈巍,赵云澜的脑子里也很乱。作为沈巍的挚友的他,现在也分不清这究竟是沈巍的臆想还是确有其事,只不顾无论是何种缘由,他还是决定帮一帮沈巍,至少,结果不会比现在更差……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久没更新了,悄咪咪上来放一段就跑
我没弃坑。真的没有,只是真的忙成狗

大家一起来浪,换的地方也好少受点莫名其妙的气

阿离离的二妮妮:

是什么,让年仅十八岁的少女阿离惨遭毒手,变成了冰糖雪离;是什么,让晏狱变成魔鬼;是什么,让二妮天天沙雕;是什么,让小黄鸭公屏发车;是什么,让江越被催更;是什么,让老野烟七当众秀恩爱!是什么,让一对恩爱cp当众撸猫?预知后事如何,请收看今晚八点法制节目(不是)请加入:921516088,敲门砖:我要吃冰糖雪离/二妮很高冷/小黄鸭台棒鸟/我要催江越更新/老野烟七别秀了/我想和洛川塞壬一起撸猫

占tag致歉

因为最近三次实在事多,因此长久有没有更文,在这先说句抱歉。
再者,我打算等忙完了再开个坑,巍面。
我爱你,但是你伤我太深,我不会和你在一起。
说真的,因为看了太多破镜重圆的巍面文,心态可能有些微妙……毕竟有些事,我觉得做了便是做了,即便悔悟之后奋力去弥补,也改变不了发生的既定事实。再者,夜尊是个极度自卑却又极度自尊的人,所以,痛到深处,对他来说反倒是一种勘破,让他破而后立。

【巍生面】浮生巍见(2)

(2)

“弟弟……我们吃饭……”

沈巍会做饭,但是更多的时候,家里的厨房都只是个摆设。因为比起家里的清冷,他倒是更愿意在学校食堂里,和学生们一起用餐,哪怕,他仍旧是一个人坐着一张桌子。

可这一次,他终于破天荒的在自己的家里下了厨,因为,他的弟弟回家了……

“弟弟,尝尝看哥哥的手艺……”将烹制好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,满目色香味俱全的菜却一筷也没被动过,沈巍心里似乎有些挫败。可他还是赶忙敛下了眼中失落,微笑着夹了鱼腹最鲜嫩的那块肉放进对面的碗中:“还记,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鱼了……”

门铃声突然响起,沈巍只当没有听见,专心布菜。可门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,他只得不悦地放下了碗筷,对着面前道:“弟弟,你先吃,我去开门。”说罢,解开了围裙搭在椅背上,快步向着门口走去。

“沈巍?!”叼着棒棒在门前焦急踱步的赵云澜,在看到门开的那一刹那,悬着的行终于算是放下了。“没事就好……”也难怪,毕竟从认识沈巍至今,他赵云澜还从未见过他那般模样。所以在局势稳定后的第一时间,他就急忙开始寻找他,好在,只是在家……

阵阵饭菜的香味从屋里飘了出来,勾得一天没吃饭了的赵云澜眼神不住的往屋子里望:“我说沈教授啊,我都一天没吃了,你就……不请我一道吃个饭?”

换作平时,沈巍听了这话想都不想就会答应,可这回他却是拦在了门口。“赵处长,今天……怕是有些不方便……”

“不方便?”沈巍的说辞反倒是引起了赵云澜极大的好奇。他踮起脚先屋里头张望,当看到一副碗筷旁摆着的金色面具后,迟疑了片刻:“有客人?”

“没有……是我弟弟,他第一次回家,我就……”

“沈巍!”不等他的话说完,赵云澜便黑了脸,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清醒一点!夜尊已经死了!”

“赵云澜,你说什么呢……”沈巍回头看了看身后,无措的笑了笑:“他明明就在那吃饭呢……”

“沈巍!”像是一个叫不醒的梦中人,那一份无力,竟然让赵云澜不知该如何面对。

“抱歉……弟弟他不太喜欢和生人相处……”

“沈巍……”

“请回吧……”甚至不等赵云澜再次开口,沈巍便匆忙的关上了门。看着那一桌几乎未有人动过的饭菜,他的眼圈终还是红了……

……

坐在篝火边守着尚未醒来的人,夜尊的心情格外复杂。

三枚射入脏器的子弹,以及多处砍伤,这个人本该早登极乐了。可偏偏就是这样和沈巍一模一样的脸,让他这个铁石心肠的魔头动了恻隐之心,甚至不惜耗费了身体里本就不多的黑能量……

“沈巍……”盯着跳动着的篝火,夜尊没来由的想起了过往,想起了还未和人分开的那段日子。想着想着,他不禁苦笑了声,忍不住长叹了口气,“我死了,他应该很开心吧……”

就在那一声长叹后,罗浮生醒了。他还隐约记得自己在中了埋伏后躲进了一家废弃厂房的仓库,继而被从天而降的不知是何物砸的失了意识。

想来那种情况之下失了意识,自己怕是已经交代在那了……

罗浮生不怕死,不过却也没想会死的那么窝囊。因此即便是醒了,却仍不愿睁开眼。

“醒了就起来。”看着人那副似乎要逃避那副窝囊样,夜尊忽然觉得,除了那张脸,这人连沈巍的一分一毫也不及,实在枉费自己耗费如此多的黑能量,因而对他更是没好气道。

闻声,罗浮生迟疑的睁开了眼,支起身偏过头。火光映衬下那哥带着面具白衣人的侧颜看得算不得真切,但他不知为何,打心底里便觉得他是个美人。

这是被救了?不过几瞬,罗浮生便对自己的处境已是了然,心下里还想着如何报答美人的救命之恩,却没想美人倒是先开了口。

“早知你是这般窝囊的模样,本尊就不该浪费能量救你。”夜尊很是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抱臂倚在了身后的货箱上:“不过事已至此,未来三年,你就好好跟着本尊……”

“窝囊废?”浪迹上海滩这么许久,罗浮生还没被人如此嘲讽过。心下里恼火哪还管上什么美人的救命之恩,一个打挺起了身,快步走到他的面前:“你这话说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!”

“过分?”夜尊甚至连一个眼神也懒得给他,抱着臂仰望着夜空:“你若是觉得过分了,可以去死啊。”

“你!”从阎王殿走过一遭,罗浮生自然不会蠢到再去走一遭,只是听了美人儿轻蔑的嘲讽,他又实在是放不下着脸面。平日里能说会道的嘴,在他面前全然不起来作用,于是他只能耍起横来:“呵!你这话未免太不讲道理了些。凭什么你让我死我就得死?”

夜尊缓缓的将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,声音近乎冷漠道:“就凭我救了你……”

“你救了我没错,但……”话未说完,罗浮生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绞痛,扶着心口倚着货箱坐了下来,蹙眉偏头看着似乎毫不意外的美人儿,他竟疯了般莫名觉得自己接下来的生活将会非常有意思……

“这只是个警告,下次若是再敢顶撞本尊,本尊定叫你生不如死。”片刻之后,夜尊站起身,看了眼一旁刘海皆被冷汗打湿的人,抚了抚衣摆上沾染的尘土,冷漠道:“带我去你家。”

知晓了他与众不同的能力,罗浮生自然不会蠢到再次和他正面起冲突。扶着货箱勉强的站起身,他尚且苍白的双唇暗暗勾起了一丝极为深意的笑容。蛇蝎美人……有意思……

这一抹笑容,自然被夜尊收入了眼底。不过他倒是未觉得有何忤逆之处,反倒是对未来在这个世界的生活,越来越感兴趣……


巍面生3p(巍面)&(生面)

Alex鸭鸭:

💛面面总受,有双|龙,一切都是为了搞面面
💛人物设定或者剧情可参照《修罗场》,当然也可单独看
💛链接在评论里

【巍生面】浮生巍见(1)

#巍生面3p警告,洁党勿入#

#角色是P大的,ooc全是我的#

来,和我读浮(fú)生(shēng)巍(wēi)见(xiàn)

不出意外应该是abo,巍巍对面面又情不自知,追妻火葬场。生哥对面面各种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1)

夜尊的身影湮灭在了眼前……

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……

他只是守住昆仑万年前交在自己身上的重担,想制止夜尊破坏这世间的平衡。他自以为凭借自己对夜尊的了解,便可以将事实掌控在自己的意料之内,可是他万万没想到,上天又一次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。

就如万年前那般,四圣器突然腾空而已立于四方,形成一道巨型的能量柱。被这变故打得措手不及的他,只来得及拉住了离自己最近的赵云澜……

而这次,被笼罩在光柱之下的夜尊,却没有上次那般的无措。他只是站着那,一动不动的看着光柱外的那个人,似笑非笑的表情,眼里,却更像是勘破后的死寂。

“弟弟!”这一次,他看懂他嗫嚅着的双唇。以至于他不顾一切的挣脱了赵云澜钳制,奋不顾身的扑上去试图拉住。可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,光幕落下,原地空留一枚金色的面具……

“永别了,沈巍……”这竟然成为了夜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
颓然的跪倒在面具前,身边是四散零落的圣器。沈巍的心,就如同刀割般难受。他的弟弟,究竟是该有多恨,以至于最后,都不愿再唤他一声“哥哥”。

他现在后悔了,后悔自己放任他一步一步走向了自己铺下的陷阱;他后悔了,后悔自己用这种自己为可以两全的方式,一步步将他送上了绝路。

“弟弟……”颤抖着的手拾起那枚金色的面具,沈巍将其小心翼翼的拥进了怀了。毕竟,这是他的弟弟,在这世间留给他唯一的念想……

“沈巍……”

“沈教授……”

特调处众人的声音回荡在地君殿中,可沈巍却都置若罔闻。他只是,只是轻轻拥着那枚面具,逆着所有人的视线,步履蹒跚的,一步步离开这处:“弟弟……我们回家……”

……

当看到沈巍再次拉住了赵云澜而非自己后,他觉得,自己大约是彻底死心了。

即便他爱了一万年,想了一万年,念了一万年,甚至因他生生被囚了一万年,可他仍旧换不回沈巍的一点点回应。

这也难怪,沈巍那颗不大的心,既然已经装下赵云澜,又岂会给留有自己一丝一毫的空间。

夜尊忽然觉得自己累了,不想再争了。他抬眼望了望笼罩在头顶的那越发巨大的能量,感受到的,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“永别了,沈巍……”鬼族大煞无魂,绝无来世可能。夜尊忽然觉得,这,兴许就是老天给他最后的怜悯。“……我的哥哥。”

刺眼的光芒笼罩之下,夜尊只觉得眼前一黑,一瞬的轻盈后,自己仿佛是被什么吸引,急坠而下。

难不成他堂堂鬼王,最后竟要以如此荒唐的死法,摔死不成……荒唐的念头在他脑海中划过的瞬间,他便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落到实处。双手触及到的绵软和黏腻感,令眼前仍旧是一片漆黑的他,不禁缩了缩手。紧接而来的冲鼻的血腥味,令夜尊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情况似有些不对……

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,可他清晰的听到了四周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似乎人不在少数……

终于,漆黑一片的视野里开始有了些许光亮,模糊的人影出现在了眼前。夜尊定了定神,眨了几下眼睛,视野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清晰。四周围拢而来的人一个个都用枪口对准了自己,眼神中却难掩警惕和震惊。

这究竟是哪……

夜尊忍住了下意识里对于未知的恐惧,万年前曾在底层苦苦挣扎过的那份小心,让他警惕的探索这个陌生的世界。令他感到庆幸的是,这群正用枪指着自己的人全都是一群普通人。而令他感到慌张的是,自己身体里所剩的黑能量,竟还不到自己全盛时的两成。

但即便两成,收拾起周身这群蝼蚁,还是绰绰有余。

夜尊在一群人警惕的目光中从容的站起了身,也就是这时,他才察觉先前柔软的触感竟是来自身下这是满身是血的人。很是好笑的轻笑一声,看着四周明显吓得一哆嗦的蝼蚁们,夜尊看他们的眼神变得更为戏谑:“难道这就是此处的待客之道?”

待客之道?周围人还没明白他的话中之意,可看得他凭空抹去身上血迹的动作,眼神里更平添了几分惧色。

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夜尊甚至都不曾抬眼,掌心凝聚的黑能量便轻易的拦截了那枚射向自己心口的子弹。“愚蠢!”不过翻手间,子弹便原路返回,射入了开枪之人的眉心。

“还有谁?”清理干净了身上血迹,夜尊缓缓的抬起头,嘴角挂着看似温和的笑意的环视过周身,但眼神中的轻蔑,却让这群刀口舔血惯了的汉子都忍不住胆寒。

一面是上头的必杀令,一面是眼前深不可测的神秘人物,领头的心下里盘算几番,收起了自己的枪,示意身后小弟稍安勿躁后,恭恭敬敬的走到夜尊面前赔笑道:“小的们也都是道上混口饭吃的,今个接了人物必须送这人上路,高人……你看可否行个方便?”那人偷偷瞄了眼夜尊的神色,生怕人不同意。连忙道:“放心,往后只要有用得着我们青帮的地方,我们青帮定然卖高人个面子。”

“可本尊若是说不呢?”夜尊很是不屑的轻笑一声,甚至没等那人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,手掌便抚上了他的头顶,不过转瞬,那人便被吞噬得不剩半分。

电光火石之间,周围警惕着的小弟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便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消失在了自己眼前。

“砰砰砰”不知谁先开了枪,一时间夜尊的周身枪声不断。

“不知死活……”看着仿佛被按下时间的停止键凝固在周身的半步的子弹,夜尊扬了扬下巴,近乎残忍的带着笑容闲庭信步的走在枪林弹雨间,不过抬手翻手间,便又轻易吞噬了几个人的性命。

“怪物啊!”不知是谁的一声惨叫,让原本就且战且退的一群人甚至连举起枪的勇气都消失殆尽。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弟兄以一种从未见过的诡异方式消失在了眼前,苟活着的人强忍着胯间的一阵湿意,纷纷四散而逃……

清理完了一群扰人的蝼蚁,夜尊来没来得及细想,便被几声闷咳声吸引了主意。难道还有不怕死的蝼蚁……

闻声走去,这才发现声音的主人原是自己坠落时的那块肉垫。夜尊本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,原打算转身的就走的他,却被自己的一颗好奇心所吸引,能让一群人如此卖力追杀的人,想来应该也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,当然,若是长得合了自己眼缘,就他一命也不是不可能。

抱着这样的心态,夜尊蹲下身,一脸嫌弃的抹去了满脸的血污,可当他看清楚这样脸时,这个人当即愣在了原地。

“沈巍……”